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——半瓶芬達
发布时间:2020-09-10 10:25:49 來源: 作者: 點擊:

車窗外光怪陸離,疲倦的太陽垂在西邊的天上,用鮮血染紅了天際,一駕毫無原則的飛機將鮮紅劃開,一半即將沈去,另一半也要隨後沈去。

千軍萬馬在空氣中肆意碰撞,號角铮铮,金钲聲聲,急促而又激烈,金屬的碰撞燃起熊熊烈火,旌旗撲地,銀槍折斷,長劍被時光削去了鋒芒,無力的在將軍手中顫抖。褐色的、紅色的、黑色的,數不清的戰馬引頸長嘶,騰空躍起,金的當盧,銀的鞍鞯,在長風中轉瞬即逝,變成一道閃亮的光。

走了,來了,倒下了,又起來了,無數的甲胄透著寒光,殺氣撲面而來,又迎面而去,如暴雨一般的箭矢從天而降,穿透烏雲,射向無底深淵,驚濤駭浪從天際湧奔而來,撕碎了一場正義和虛僞,卷向深邃的宇宙。斧钺刀叉,刀槍劍戟,冷風中烈烈作響的戰袍,一張張變化多端的臉,看不清奸詐或是堅毅,詭計奇謀,抵不過一聲聲揭穿謊言的呐喊。密密麻麻雪花卷起黃塵,鐵蹄把大地撞響,呐喊使時空凝固,扭曲的理想失去原本的樣子,令人窒息的味道在慌亂中不知疲倦地狂舞,走吧,走吧,來吧,來吧,滾滾煙塵碾過雪山和草地,前赴後繼,永不停息。

捧一尊烈酒,飲一聲長歎,饕餮張嘴蠶食著僅存的希望,狻猊吐火將銅缶融化,雪鷹追逐蛟龍,每一頭獅子都有一張饑餓的臉。巨石如鬥,細沙似晶,交織糾纏,铿锵有聲,碰撞在一起,擊碎了一首首贊歌,留下一曲曲恥辱,釘在轅門外的旗杆上,任人贊揚、歌頌,禿噜的筆尖蘸著散發著酸臭的墨水,扭扭歪歪的書寫、傳頌,教給那些沒有靈魂的軀體,不要忘記,不要放棄,要在荒誕中狠狠吮吸,用沾了狼煙的饅頭,品出一個完美無缺的一生。

一聲炸雷,對蒼穹重重的一擊,黑暗隨之而來,大地瑟瑟發抖,生靈低聲哀鳴,黑風從遠處來,朝遠處去,卷起曆史的書卷和一個個被丟棄的塑料袋,在群山中飛速流動,割開山腰,拍碎峰巒,堵了前行和後退的路,未來在臆想中蒼白無力,希望在臭水溝裏打轉,越來越多,堆積成一灘黑水,枯萎的花朵漂浮其中,沒了方向。

厮殺、搏鬥,一波又一波,丟盔棄甲,焦頭爛額,沖鋒的號角奏響了哀樂,高舉的戰刀七扭八歪,烏青駒、棗紅騧垂頭喪氣,作著最後的掙紮,丟棄的戰車被火焰吞噬。精美的箭袋空空如也,百鈞大弓一分爲二,堅韌的弓弦上,一只螞蟻被勒的垂死掙紮,樹木成炭,散落的金幣上定格著一張恐懼的臉,一片被燒焦的黃葉遮擋住最後的尊嚴,野鳥無處落腳,不知疲倦的在陰雨中打轉,狐狸夾著尾巴匆匆而過,直立的身軀踩過遺落的金錢,火紅的身軀火紅的眼,和天邊火紅的夕陽。

我依在車窗上,目不轉睛的望著窗外的西邊,從都城到邊關,從過去到未來,從蒼穹到大地,從寫下第一個字到現在,只喝了半瓶芬達,它是一種有氣的汽水。

友情鏈接:

2020中超赛程表 www.zuiderzinnen.com 版權所有:2020中超赛程表(黃陵2020中超赛程表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