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——他鄉即故鄉
发布时间:2020-07-24 15:47:15 來源: 作者: 點擊:

這是一個荒棄的村子,在隴東高原之東一個向陽溫暖的土灣裏。

道路已經荒蕪,荒草之中,依稀可以看到黃土上的車轍印,一條寬約尺余的小徑,提示著這裏還曾會偶爾有人來過,也許,他才是最放不下故鄉的。

村子不大,卻坐落有致,與故鄉高原的村子大同小異,大小不一的院子,演繹了幾代高原人的悲與喜、苦與樂,圍牆用黃土壘成,一人多高,防的是生靈們,在他們眼裏,人可防,可人心卻不可防。

大門已經坍塌,青磚碎了一地,大梁和檩條也傾斜在地,壓碎了黛瓦,也壓碎了脆弱的心,無人照看的果樹在院裏瘋狂生長,繁盛的果實已經無人打理,再也不見在成熟的日子所帶來的喜悅,大門外的土梁上,一棵梨樹在這裏站成了一道風景,冬去春來,等著再也等不來的問候。

院裏長滿了雜草,在陽光的滋養下,將根深深地紮到黃土裏,曾幾何時,清澈的星空下,少年正坐在牆頭仰望,如刀削過一般的窯面裂開大嘴,風沙讓它們不再堅固,也許有一天,隨著一聲轟隆的巨響,它們便化成滾滾的過往煙塵,消失在溝壑之間。三孔整齊排列的窯洞在無聲地訴泣,門楣上的大字斑駁不清,那是給了一代人精神食糧的座右銘,只是它們也即將成爲過往。窯頂泥皮掉了一地,鋪成了故事,炕上的草席依舊堅韌,方格花窗上的棉紙如永不消逝的雪花,在風中低聲吟唱。竈台用細泥仔細抹過,摻雜其中的麥糠依稀可見,鐵鍋已經被拔走,只剩下一個黝黑爐竈,幾片瓷碗的碎片打碎了時光,永遠留下來,這裏曾養活了幾代人,只是再也不會有熱騰騰的馍香從這裏升騰。

丟棄的家具都是實木的,用的是高原上最好的土梨木和榆木,老式木櫃的門開著,一堆舊衣裳中,棉花從右襟棉襖中探出了頭,蒼白而又無力地祭奠已經遠去的歲月。一個已經損壞的水煙鍋子靜靜躺在角落裏,曾經,隨著一聲聲的呼噜聲兒,數不清的故事從煙鍋中吐出,陪伴了無數的歡笑、掌聲和成長。

牲口窯在側面,一口石槽橫在窯口,素面上留著數不清的鑿痕,木樁被缰繩打磨出亮麗的光澤,這裏,養的是高原人最爲珍貴的財富,它們跟著主人在黃土地上日複一日的春播秋收,將厚重的歲月一遍又一遍地翻閱,有的老死在了這窯洞裏,有的生在這窯洞裏,每天夜裏,窸窸窣窣的咀嚼聲和偶爾一兩聲的低聲嘶鳴,伴隨著月光和星辰,迎接一個又一個的黎明。土牆上,木制的楔子上挂著籠頭、鞦、夾板、轅橛、拉繩,一把已經生鏽的鐵犁一半已經被黃土掩埋,略禿的铧尖還沒來得及被修正,人們便迫不及待地離開,在往後的日子裏,再也聽不到一聲鞭響,弓腰拉車被定格在了記憶當中,它們活著,是黃土地上最忠實的伴侶,它們死了,也是黃土上最憂傷的故事。

大門外的角落裏,一顆花椒樹正在迎風歌唱,帶著刺耳而又厚實的葉子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摘一些吧,不要怕紮手,帶回家剁碎,拌在被開水燙過的白面裏,烙成餅,是高原村裏待客最珍貴的吃食。

那一夜,夢中的黃土院子裏,紅騾子駕著車仰頭長嘶,花白胡子噙著水煙鍋呼噜噜地冒著白煙,花椒葉的香味從窗棂間飄出來,孩子們在嬉戲奔跑,可在他們中間,卻怎麽也找不到一個人的影子。

友情鏈接:

2020中超赛程表 www.zuiderzinnen.com 版權所有:2020中超赛程表(黃陵2020中超赛程表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